华容县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

联系方式:13974069891

华容县文化馆

“我看岳阳新变化”征文 裁 判
来源:办公室 | 作者:白赛宇 | 发布时间: 2017-12-26 | 90 次浏览 | 分享到:
“我看岳阳新变化”征文 裁 判

“我看岳阳新变化”征文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

华容有个金窝村,冒通高速之前,感觉离县城蛮远的。

菊秀是刘村长的爱人,刘村长管金窝村里的人,菊秀管刘村长。别人都说:“如果村长管得住婆娘,支书早就当得不要打。”

刘村长今年57岁,早年在部队当兵,在部队入的党。复原回家与比他还大一岁的菊秀成了婚,这时间随便一晃,儿女都35岁了,还有了孙子。

在村里,菊秀管不了村长这双“野猫脚”,但在家里,村长却怎么也当不了一把手。唯有在自家的禾场里安篮球架这件事,刘村长不顾菊秀的强烈反对终于当了一次家。三年过去了,这篮球架至今还稳稳地立在他家的屋门口。原来,新农村建设配给村里一对篮球架,由于修铁路,球场给征了半边,有一个篮球架子一时无地安放。

刘村长的家住在人口相对集中的老屋场上,他决定除掉自家禾场里的二颗大柚树,把这半边篮球架立起来,尽管菊秀使出了撒泼离婚的架式,也没能阻止村长当家作主做这事。最终,柚子树没有了,花坛没有了,菜地也损失了一长溜,但篮球架最终竖起来了,并进城自费买了一副球网亲自安装上。

从此,村长的家门前几乎天天都有篮球谜,其中有大人,有小孩,也有回家乡做客的少男少女,他们不仅白天打,傍晚打,只要有月光,晚上也要打。

这些球迷不管年龄大小,不论辈分高低,一概管菊秀叫“嫂子”,这让菊秀哭笑不得。来的都是客,年纪大的要给人尊重,哭不得,骂不得,如果有新来的稀客更是只能笑脸相迎,陪烟沏茶。

打篮球没有生手熟手之分,一不留神,球朝门窗直飞过去,“哐当”一声,不是木门响就是窗玻碎。好几次篮球飞进屋里,管你桌上桌下放的什么碗盆,一阵稀里哗啦乱响。自家走惯了前门进笼的鸡鸭,从此胆颤心惊地改走后门。一段时间,菊秀的不断埋怨总是被村长的这句话给挡了回来:“除了这件事,我样样听你的”。

为打篮球,菊秀发过火,也骂过人,特别是小孩在一起抢球的时候。偶尔有弱小的孩子在禾场里摔倒并哭起来的时候,一定会看到菊秀一把抱起哭闹的孩子,一边拍打孩子身上的灰尘,随后便是指桑骂槐的埋怨声。村里的小孩子都不怕菊秀骂,你骂你的,他们玩他们的,左耳朵进右耳朵出,打球辛苦了,自己跑到厨房里倒茶喝水,你擂进他擂出,就像是自己的屋里。打完了,球也不拿,就踢进村长的家里,滚到哪里算哪里。

再后来,菊秀的骂声少了,埋怨声也少了,不是不想骂,也不是没有埋怨了,而是懒得骂,懒得埋怨了。有时,没人来打球的时候,她还拿球学着往篮球板上投,久日久之,一般人投分还投菊秀不赢。如果你夸奖她,她会说:“我会打鬼球,我只是手感比你的好些。”

前不久放月假,两个屋场上的初中生伢子赌狠打半场,开始没几分钟,就搞得双方动手打起架来,这边说是“走步”,那边说是“打手”,都争发球权。

菊秀虽在厨房里忙,但对外面的人争吵无意中也听得真,她预感到形势越来越严重,连忙拍熄了灶里的火,就是这么一个年近花甲的婆婆,随手拿了把口哨放在嘴巴里,站在屋门前,“嘘,你里娘的伢,打球就打球,哪么还打起人来了,现在都听我的,老子给你们当裁判!”“嘘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