华容县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

联系方式:13974069891

华容县文化馆

民间故事
来源:办公室 | 作者:白赛宇 | 发布时间: 2017-12-11 | 97 次浏览 | 分享到:
民间故事

五谷坳

禹山镇五谷村,当地五座山连在一起共4个坳,都可翻山过人。五谷指五个山谷。这里还建有一座祭祀五谷神灵庙宇,名字叫做五谷庙。自此,五谷坳成为华容县城往南通往洞庭湖中的一个荒谷地方。

野茅窖(华容话gao二声)地处禹山镇中西湖。野茅变野猫是一种音误,实为一种植物并非动物。野茅草土名叫笆茅草,是一种蓬松叶有锯刺的草本植物。窖(gao)不是指字典上的地窖本意也不读jiao(一声)。华容的窖指河、湖、港等水域狭窄的地方,人来往来多的地方还没有渡。比如东湖周围的花兰窖、廖兰窖等等。



沉没东湖的金家屋名

相传东湖地区原来就不是一座湖而是一个岭。上面住有金姓人家。金府上下在当地都是有钱有势的达官贵人,家丁百人,家田万亩。

金家有个儿子娶回一房美貌如仙的媳妇。却饱受金家婆婆的虐待。金婆婆每天布置的劳动任务做都做不完,白天要放羊300只,每天清点,不能多不能少。晚上要纺麻线三斤,知麻布3丈,不能多不能少。做不好,恶言冷语,做不完,拳打脚踢。好在媳妇是洞庭龙王之女,每次都有神力帮助。但这仍然不能让恶婆婆满意。有一次,金婆婆借口媳妇做的饭不好吃,便把媳妇捆起来痛打一顿扔时黑屋。

金家大媳妇实在过意不去,特意暗中从仙人洞入洞庭告龙王。龙王大怒,带上雷公闪母,突发大水,将金家台子全部沉塌淹没变成了现在的东湖。传说每到冬天,东湖水浅,从湖边上看,白露村可以步行到湖中一处高台,上面还有古砖黑瓦之碎片。民间说这就是原来的金家台子。如果遇大雾天,东湖上还能发生海市蜃楼的幻境,其屋舍连墙,情此景,就是传说中的金家台子。



仙人洞的传说

插旗镇有个地方名叫仙人洞,在藕池河与东湖之间,原国营六六粉农药厂(后改为纸板厂)就在附近。狭窄的平地上突有一长条形的山岭,山岭上有一个小山洞,洞口阔,洞门狭窄,当地人都叫这洞是仙人洞。

传说仙人洞通西湖,通洞庭。说一早从岳阳城里买碗而回来,还热气腾腾。还说仙人洞内有十之道门。传说:“如果要进道门,需要用荆州山上特有的一根八方竹子做钥匙,方可开石门。洞里面有金杯玉,当地百姓儿亲女嫁之时可从里面这些金银器具办喜事。

后来,当地有个财主,不讲信用,借了仙人洞的金银碗杯后,暗自瞒了一个。从仙人洞石门再也没有打开过。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仙人洞

当地有个青年用尖担子挑了担柴,从仙人洞走过。见第一道门找开着,便放下柴担走进去。见第一道门开后是个宽敞的客厅。看见跟青年打招呼,只见洞外白鹤一陈陈地飞过。

等到青年回家时,走出洞来,已不见柴担,早已柴成石,回到村里一问,早已改朝换代,家人早逝,村里的同龄人一个也没生在世上。原来洞内一天,世上百年。后有谚语说:“仙人白鹤头上过,人间又是一年春。”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新娘子过东湖   戏到状元郎

过去东湖方园几十里,要穿越东湖,划船来回要走半天。

二位新任文状元、武状元进京考试过后回家,喜气洋洋,意气风发。恰逢一新婚女子用船过渡回娘家。

船公说:“三位才子佳人,东湖此渡单程水路远,需个把时程,听你们介绍说都是文武状元,实在是老汉幸会,何不我们每人4言八句一联。作的好的,不出钱,作的差的出船费,你们看可好。”

二位状元到是胸有成足,兴致极浓。又特别想在新娘子面前显摆。忙问写法作对有什么特别要求。张日白说:“我先说过示范。”

张船公说:“我蒿儿尖尖,浆儿圆圆,想一浆架得个美貌佳人,你们看可以不?

武状元说:“我剑儿尖尖,弓儿圆圆,想一剑射得个美貌佳人,你们看可以不?

文状元说:“我笔儿尖尖,砚儿圆圆,想一笔画得个美貌佳人,你们看可以不?

可新娘子闻而听之,笑而不语。

都说完后,张日白提议要新娘子也来一首。

张日白激将说:“看来新娘子要一个出钱请大家过河啦!新娘子知道再也躲不过,便说:“你们这些诗没有什么了不起嘛。我也会,你们听我说

新娘子说:我眉儿尖尖,乳儿圆圆,想一胎怀三个,中文武二状元,剩下一个架渡船,你们看可以不?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禹山脚下的何家苗儿

相传禹山脚下有个落脚堂,落脚堂过有个何家祠堂,何家祠堂边住着一个人称何家苗儿。

苗儿从小失去双亲,又不喜欢劳动,本族单身汉子,生活中尽享些歪主意,靠占人便宜为生,由于其聪明才子没有用到正道上,生前轶事流传甚多,后成当地一个名人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无钱打菜油

春天菜籽收获后,各地油榨开张,别人都说:“今年油好也油贵,穷家小户过日子舍不得吃新油。苗儿听罢说:“这是你的人蠢,有一族人不服。”说:“苗儿你如果无钱能打三钱油,我输你一担谷。”苗儿说:“这么多众人在此,你说话要算话,不要后悔。”说完,他拿起一个能装坛子走了。到了油坊里,大声分附伙计说满新油。临走时,他假装摸遍口袋,也没有一分钱,便问老板,你家榨的没能赊账不,谁都知道把东西赊给他是肉包子打狗,自然不肯,苗儿委屈地说,那这样,我只能不买你的油,我把坛子里的油倒回去。

   回到村里,人们问他没有钱把三钱油,打回来了么,苗儿说,你把家里的油壶拿来,我倒给你看,30斤的新油坛装满油后,无论你怎么倒回去,周边沾的油粒子经路上一沿,到出来足有三两,何此三钱,苗儿赢了。出门空篓子,回家满篓麦子。

夏天,麦子丰收了,家家户户都在路边晒自家新收的麦子,苗儿背着空篓子,肩上搭着一块毛巾,好象很吃力的走着,走到晒麦场,赶别人不注意猛地扑身一跤摔到晒场上,背上的篓子也被摔得很远。

主人回来问苗儿摔伤没有,苗儿便哭起来,苗儿说:“自己摔伤了到不可怕,重要的是他背后一篓子麦子混到了你的麦场上,主人见晒场上一片狠藉,篓子也在晒场上,说也说不清楚,只好让苗儿背回了一篓子麦子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平子溪苗儿为师   五体投地

临省湖北有个我名叫平子溪,也是单身,平时尽玩耍小聪明,当听说何家苗儿名声时,决定带着一件新毛毯前去拜会。

途经华容县城,恰与苗儿同店夜宿,苗儿深知平子溪来意,也不明说自己的身份,决定给他的历害。第二天早晨,何家苗儿与平子溪起争执,各自都称新毛毯是自己的,最后官司打到县衙,平子溪只能坚称毛毯子内角里写有自己的名字,知县当场验证,把毛毯判给了苗儿。原来苗儿在昨晚偷偷地做了手脚。

两人一同从县衙出来,快走到城门外时,平子溪还在愤愤不平,何家苗儿说:“这本来就是你的毯子,现在还给你。说完就离开了。平子溪对自己的毛毯失而复得感到特别高兴。

平子溪没走多远,却又被县衙押了回来,原来是何家苗儿返回县衙再告状,说和县判给自己的毯子一出衙门,就被平子溪抢去了。两人之间的事,又无旁证,且毛毯的确又在平子溪的手里。知县一怒,30大板将平子溪打得半死。

当平子溪拖着伤痕累累的身子走出县衙,苗儿还等在那里,并亮明了自己的身份,平子溪此趟就是去拜师的,没想到真人就在眼前,自叹不如,便扑通一下跪了下去,五体投地,痛哭流涕喊师傅,心服口服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病逝长沙,客栈老板送尸还乡

何家苗儿一辈子走南闯北,四海为家,晚年,游历长沙城。因为年志体弱,又重病在身,他预感到自己一定会客死他乡,这辈子恐怕再也难回故士。

他将身上仅剩的钱租了礼帽绸衣,穿带整齐,再租了匹马,由马夫带到下河街一家大客栈暂住,从此,一病不起,更付不起房费。客栈老板几次要赶他走。何家苗儿说,我儿子孙满堂,你看我这身打扮还怕付不起你的几个房费。我现在有病,不能回家,这样,我写一份遗书,如果长病不起,你把我送回老家,来去路费所欠房费,护理生活费凭此加倍补偿。

没几天,何家苗儿病逝长沙,客栈老板为求赏钱欠帐,摇船架浆苦把苗儿运回东湖禹山坡。死后发生的故事,听者大可想象。